当前位置: > 新闻中心 > 中航新闻

60℃高温他们忙碌在太阳暴晒的机坪上

发布时间:2017-07-24  / 来源: 《中国航空》

60℃高温他们忙碌在太阳暴晒的机坪上

60℃高温他们忙碌在太阳暴晒的机坪上

60℃高温他们忙碌在太阳暴晒的机坪上

入伏以来,“火炉”杭州威力毕现,持续一周出现38℃的高温酷暑天气。在暴晒的机坪上,在闷热的机舱内,在太阳直射的舷梯上,有一群人与热相伴,用汗水、盐渍、湿透的衣背和持续的坚守,保障了这个夏日里国航浙江分公司航班的顺利起降。

监装监卸员:强烈的阳光总让人眯眼睛,但他们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

中午12点,机坪地面温度逼近60℃,炙烤模式开启。监装监卸员王坚一直守候在飞机旁,他的衣服早已湿透,额头和脸颊上汗珠直冒。装载的位置是否正确?是否符合舱单要求?王坚每装卸完一个航班,都会到腹舱里面转一圈,仔细复核一下。“现在,还能承受!”王坚笑了笑。笔者注意到,他的眼睛会不由自主地眯起来,还时不时用装载单遮挡一下被晒得通红的脸,但仍目不转睛地盯着货物装卸的一举一动。都说监装监卸员有一双火眼金睛,他们的确做到了。温度继续蹭蹭往上升,14点,机坪温度达到65℃,脚踩在上面如同踩在火焰山上。“这个时候,才最熬人!”王坚抹一把“流油”的脸,继续盯着各处。四周热浪翻腾,此时机坪偶有微风,那是最好的慰藉。

装卸工:汗水从未间断,一天会喝上十几升水

烈日当空,装卸工无疑是最辛苦也是流汗最多的一群人。他们几乎都有一张被晒得黝黑的脸,汗水几乎从未停歇过。暑运旺季以来,航班的货物和行李数猛增,装卸工的工作更加忙碌。每个航班到港后,行李传输带刚衔接上,他们就箭步走入货舱,在如蒸笼一般的腹舱里,把行李一件一件地往下搬,又卖力地把货物放置在装斗车里,仔细捆扎。装卸工老张已经干了10年了,谈起战高温的感受,他只是说了声:“习惯了!”随手用毛巾擦了擦汗。老王说,他每天要喝上十几升水。在航班间隙,他们会在临时的休息室小憩一下,因为那里有空调,可以暂时告别炎热和疲惫。

外场服务员:一顶遮阳帽和一副袖套是她们的标配,烈日中,她们书写着“巾帼不让须眉”的传奇

暑运期间,远机位的航班不在少数,笔者在机坪两次见到外场服务员叶可可,她头戴一顶遮阳帽,手臂上“武装”上了地服部统一下发的袖套,显得很干练。客梯车一靠近飞机,她快步走上舷梯,与乘务员做下客交接。火热的太阳把金属扶手照得滚烫,手感温度接近70℃。等把扶手拉到位后,旅客开始下机,她站在舷梯的一侧,忙碌地引导旅客上摆渡车,还不时帮旅客搭一把手提行李,一站就是十几分钟。叶可可说: “机坪上,没有女孩子,只有女汉子!”

傍晚19点,机坪仍旧闷热,来回行进的特种车司机、在客舱打扫卫生的清洁工、为飞机做体检的机务维修人员、飞行员,他们同样忙碌在这太阳暴晒的酷暑中,共同组成了机坪上一道最美的风景线。(尉国阳)

返回目录